您所在的位置:兰草资讯>综合>八位首席经济学家辩论央行是否“降息”货币政策MLF、LPR预

八位首席经济学家辩论央行是否“降息”货币政策MLF、LPR预

2019-11-29 12:46:23 作者:匿名 阅读:3161

 

9月17日,央行推出2000亿元的mlf操作,胜出利率为3.30%,利率保持不变。当日,800亿元反向回购和2650亿元多边基金到期。

华泰同日发布的分析报告显示,央行在近期基本上对政策平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央行对mlf的这种“另类”操作也是对这种组合的政策表现。

在这种mlf操作中,充裕的资本有利于短期利率的下降趋势。然而,政策利率的调整预计将会降温,长期利率也无法打开空间。仍然可以判断收益率曲线的短期陡峭概率很高。债券市场面临的基本逻辑尚未动摇,这决定了债券市场“不怕下跌”。分配压力仍然很大,债券市场的上下格局难以改变。

事实上,市场更关注的是:央行会在9月份降息吗?

对此,9月16日,《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采访的八位经济学家预计,央行将在降息后下调实体经济融资利率。

然而,对于央行选择降低mlf还是lpr利率,市场预期存在很大分歧。

随着8月份宏观数据的发布,工业增长降至200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但cpi可能超过3%,ppi可能面临油价上涨等进口通胀压力。一种观点认为,央行应该降低mlf利率,以压低lpr利率。

然而,另一种观点指出,央行可能只会降低lpr利率。央行9月6日宣布,将每年降低银行资本成本150亿元,相应的贷款利率可下调约5-10个基点。

世界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重新进入宽松空间。9月12日,欧洲央行宣布将存款利率从-0.4%下调至-0.5%,这是自2016年以来的首次下调。同时重启量化宽松政策。美元7月降息25个基点后,美联储将于9月17日至18日举行利率会议。目前,市场普遍预计将再降息25个基点。

不同的市场信号对央行降息有争议,部分原因是这一趋势指向不同的市场信号。

9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制造业投资增长了2.6%,较去年7月份下降了0.7个百分点。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4.2%,比7月份增长0.4个百分点。房地产开发投资同比增长10.5%,同比下降0.1个百分点。

消费方面,八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上较去年同期上升7.5%,扣除物价因素后,实质上升5.6%。工业方面,8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4.4%,比7月份下降0.4%。

市场要求央行降低mlf和lpr的呼声越来越高。

9月16日,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朱房建认为,房地产投资将面临进一步下行压力。他认为,在货币政策层面,mlf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将lpr利率下调10-15bp,从而推动LPR利率下调15-20bp。

然而,可能的通胀因素会限制降息的范围吗?

在通货膨胀方面,首先,看看8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该指数同比上涨2.8%,市场担心cpi将突破3%。其次是工业生产者的出厂价格,8月份同比下降0.8%,环比下降0.1%。9月14日,无人驾驶飞机袭击国际石油出口国沙特阿拉伯的两个石油设施,引发全球油价短期飙升。布伦特原油周一上涨19%,为近30年来最大单日涨幅。

招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丁安华(音译)9月16日下午表示:“我们不能只看表面价格上涨,而不看其背后的原因。”目前主要的通胀因素是供应中断或供应冲击。

丁安华认为,如果消除供给原因,中国目前面临的是通缩压力,而不是通胀,货币政策仍有进一步微调的空间。例如,应该向农民提供无息或低息贷款,以尽快恢复生产。

降低mlf或lpr

市场上最有争议的问题是降息的速度。一种观点认为,mlf和lpr利率应该尽快降低。

9月16日下午,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表示(mlf和lpr)都是可调的。除猪肉外,通胀数字正在下降,世界主要央行也在降息。所有这些都表明,央行应该尽快降息,并加大反周期调整力度。

屈宏斌表示,mlf和lpr都有下调空间。同时,增加中小企业信用担保覆盖面等措施也将有助于降低中小企业的风险溢价和实际融资成本。

9月16日,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文彬认为,中国降息窗口已经打开,mlf利率应该尽快下调,引导贷款利率通过新的lpr形成机制回落。货币政策应保持适度紧缩,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增加对制造业和私营企业的信贷支持。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Lian Ping)认为,通胀是由短期触发因素造成的,不会持续太久。可以通过mpa等监管评估指标来促进低利率,多边基金利率也有下调空间。

郭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熊远认为,短期内,在此次下调后,可能会再次下调,但最早要到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才会下调。降息后“降息”更可预测,mlf利率将极有可能下调(最早在9月中旬至下旬)。lpr报价也有望在年内下调2-3次,但抵押贷款利率不会下调。

然而,另一种观点认为,目前不宜降低mlf利率,而应降低lpr利率。

9月16日下午,法国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正伟在接受《21世纪经济先驱报》记者采访时表示,“lpr报价利率将下降,尽管mlf会就这一趋势发言,但目前还不会下降。”

鲁正伟指出,国务院常务委员会两次提出要尽快降低企业的实际融资成本。国务院8月16日指出,“多种货币信贷政策工具应相互配合,更好地发挥担保体系的作用,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国民大会9月4日明确指出,“应加快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措施,并应及时应用普遍和有针对性的降息等政策工具”。

9月16日下午,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表示,从汇率、通胀和经济增长来看,目前下调mlf利率的紧迫性不高。此外,lpr报价的利差有很大的压力下降潜力,此时降低mlf利率的弊端大于其优势。

张旭指出,在大量银行贷款尚未参考lpr的客观背景下,lpr不应下降过快,以免银行在转换基准时给予新贷款过高的初始浮动比率。同样,在lpr报价的息差没有完全压缩的背景下,目前的mlf利率也不应该下调,以便更好地达到利用市场化改革来促进贷款实际利率下调的目的。

中央银行150亿英镑的账簿

市场的焦点再次聚焦于货币政策如何能够疏通货币传导机制。

鲁政委指出,中央银行“计算并公布”,每年降低银行资本成本150亿元。银行“当然不能独立经营,必须给企业利润”,“150亿元的贷款利率要低5-10个基点”。

所谓“计算和过账”是指央行9月6日宣布“此次下调将释放约9,000亿元资金,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资金来源,同时也将银行资金成本每年下调约150亿元,这可以降低通过银行传导的贷款实际利率”。

他表示,下调lpr利率,央行已经表示与房地产市场无关。然而,通过降低mlf利率,市场可能形成持续降息预期。在房地产市场形成稳定预期之前,降低mlf利率是不合适的。就汇率而言,央行短期内不会使用所有货币政策工具。

张旭指出,事实上,自去年年初以来,金融市场的利率已经大幅下降,但贷款利率并没有很好地反映市场利率的变化。问题在于利率从金融市场转移到贷款市场的过程。

例如,2018年第一季度,三年期aa级中期票据的平均收益率为5.50%,到2019年第二季度降至4.00%,降幅为150个基点。同期,金融机构人民币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从6.01%降至5.94%,仅下降7个基点。

「很明显,贷款市场和债券市场的息差大幅扩大。从某种意义上说,改革和完善lpr形成机制是为了降低贷款利率和债券市场收益率之间的利差。张旭说道。

他表示,如果目前降低mlf利率只是为了降低贷款利率,那么降低的是债券市场利率,而不是利差。甚至利率差也可能被动上升。这似乎是回归老路,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也背离了用市场化改革压低贷款实际利率的初衷。(记者信箱:xinjizhao@hotmail.com)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下载21款金融应用

河北快3开奖结果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 极速快3app 中华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