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兰草资讯>教育>我是新中国第一批留苏学生

我是新中国第一批留苏学生

2019-11-10 12:01:29 作者:匿名 阅读:2953

 

新中国成立之初,一切都浪费了,各行各业都需要人才。党中央非常重视人才的培养。新中国成立当年的12月23日至12月31日,教育部召开了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确立了“教育必须为国家建设服务,学校必须向工农开放”的教育方针。根据当时国家向社会主义苏联学习的政策,一方面邀请苏联专家到中国讲学,另一方面选择学生到苏联学习。我很幸运成为新中国第一批留在苏联的学生。那个时候的情景在我的脑海里依然清晰。

1951年暑假,我们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系的几个二年级学生在什刹海学习游泳。突然,学校总党支部书记李传信同志请我讲话。开始谈论家庭,然后问我,如果你被送到很远的地方,你有什么困难?我以为组织会让我去工作。因为当时各条战线都需要人才,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我们班有几个学生参军了,有些被调到团中央和北京工作。那时,西藏刚刚解放,非常需要干部,所以我听说我将被调到遥远的地方几年。我想我必须去西藏。没想到几天后,让我去燕京大学参加留学生考试。所谓考试,也写了自传。考试结束后,我将留在燕京大学为出国做各种准备。

1951年8月19日,首批375名新中国学生被派往苏联。出发前夕,周恩来总理在北京饭店设宴送我们。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周总理。国际学生一个接一个地提议干杯。我也去了。首相问我学的是什么专业。我说我学习教育。他对附近的教育部长马旭伦说:“这是你的干部。”周总理鼓励我们努力学习,回来为祖国服务。他的演讲令我们兴奋。宴会结束后,首相和他的同学们还举行了一场社交舞会。这真是难忘的一天。

300多名外国学生大部分来自大学一年级和二年级,其中126名是大学教师,为研究生和少数高中毕业生学习。那时,大多数人没有学俄语。据说毛主席说如果他们没学俄语没关系,让他们去那里学。这表明当时我们国家急需人才。

我们党的300多名中国学生怀着对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向往和渴望,乘火车来到了苏联首都莫斯科,停留了一个多星期。每个人都非常兴奋。我们首先去莫斯科电力学院休息,等待被分配到苏联各地的高等教育机构。我和两个同学被分配到苏联莫斯科的列宁师范学校。

几天后,莫斯科列宁师范学校的基列耶夫校长亲自来接我们。一路上,他没完没了地谈论着沿途的风景名胜。由于我们仍然不懂俄语和他向我们介绍的东西,我们深深感受到了他的友谊和热情。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基列耶夫是一位非常有声望的学者和社会活动家。在苏联卫国战争时期,他是莫斯科广播电台的台长,也是中国共产党中央纪律委员会的成员。他是一个严肃认真的领导者,他不苟言笑,但他对我们中国学生非常友好和关心。他经常让我们去参加研讨会,询问我们的学习和生活,问我们有什么困难,并向学校寻求帮助。学校每周都有校长招待会,经常有很多老师在办公室外面等着见他,但是如果我们去,他总是优先考虑我们。基列耶夫总统热情而严肃的形象仍然令人难忘。

基列耶夫校长把我们安排在乌塞夫街,离学校最近的宿舍。去学校有两个公共汽车站。因为我们还不会说俄语,所以韩国高年级学生金成基被特别安排来陪我们。金松吉不会说中文,但他能读写。所以我们通过写作交流。他陪我们办理了入场手续,并陪我们去商店买食物。他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在苏联学习很难。我们在中国还没有学过俄语,所以第一步是学习这门语言并通过语言障碍。学校邀请了一位经验丰富的高中俄语老师雅可夫斯基来教我们俄语。他不会说中文,所以第一课让我们读了课本《儿童会看图》(children can read pictures),里面有日常必需品的图片和比较名词,如桌椅、蔬菜水果、交通工具等,共计1000多字。老师让我们记住它一周。第二周,他带领我们读了教科书《共产党的历史》的第一段。多亏了《中共党史》的中文译本,我们一字不差地阅读和理解了它。学了一年俄语后,他正式进入班级,和他的苏联同学一起学习。理科学生通常可以在学习俄语一段时间后继续他们的专业学习。我们这些学文科的人必须从头开始,所以我们花了五年时间才毕业回家。

20世纪50年代是中苏关系最好的年代。苏联人民和学生对我们非常友好。我们已经学了一年俄语去上课,但是我们仍然含糊不清,无知。我们班的共产主义青年团挑选了一些成员来帮助我们一个接一个,并帮助我们课后整理笔记。直到二年级,老师讲课的内容才基本掌握。老师在没有固定教材的情况下讲课,只安排学生阅读原著,然后进行课堂讨论。我们花在阅读原著上的时间是苏联同学的几倍,所以熬夜对我们来说是正常的。虽然努力学习,但它为我以后的教育研究奠定了理论基础。

我于1956年回到中国,此后一直在北京师范大学工作。在此期间,我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和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担任了几年的中学教师和教育经理,这给了我向一线经验丰富的教师学习的机会,积累了一些地方教育经验。从而可以为我国的教育贡献一些微薄的力量。

(作者是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教育协会名誉主席、北京师范大学高级教授)

中国教育新闻,第五版,2019年9月27日

安徽快三 广东11选5购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