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兰草资讯>教育>一位中等生的蜕变

一位中等生的蜕变

2019-11-13 08:57:57 作者:匿名 阅读:4808

 

让我们一起走进学习社区的教室,欣赏不同的风景。老师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单亚玲。内容是“鸡和兔子在同一个笼子里”。“男孩女孩们,和坐在你们旁边的老师挥手微笑。我们将一起度过这一小时的学习。”丹校长以柔和的声音和柔和的姿势开始上课。接下来,她展示了这个话题,直奔主题:笼子里有几只鸡和兔子。从顶部有8个头,从底部有22英尺,有多少只鸡和兔子?在确定活动的要求后,学生独立思考,用他们喜欢的方式解决问题。

上课开始时,单校长向学生们提出了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问题,让他们冷静下来,充分表达自己的想法。我观察到的子胥男孩打招呼时看起来不自然。他的同桌还提醒他,“找支笔快速解决问题”,他的左手一直在摆弄与本课无关的学习工具。两分钟后,我读了子胥的学习清单,上面清楚地写明用清单法解决问题,这让我大吃一惊。当四人合作交流时,子胥慷慨地解释他的方法,并问他的同伴:“你明白吗?”收到同伴肯定的回答后,他仍然焦虑地问:“肖辉,你明白吗?”肖辉害羞而平静地说,他不明白。子虚俯下身子,指着他的学习清单,又仔细地说了一遍。可惜肖辉还是不明白。子虚没有放弃。他对肖辉的同桌小明说,“你靠近点,再告诉她一遍”。我很遗憾丹校长能给学生足够的时间来交流和讨论,这样学生的想法就能落实到位。

在分享会上,子胥非常积极地举手,并鼓励小组中的小伙伴举手发言。从最初不愿提出倡议开始,我认为这可能是同伴间信任和支持的结果。

然而,当看到其他小组共享的列表方法,却没有机会在补充演讲中表达出来时,子胥看起来非常沮丧,心不在焉,当以下学生组共享交流时。在总结了四种方法后,老师要求小组关注与自己不同的方法,并特别提醒“如果你有任何问题或不明白,你必须主动向同伴寻求帮助。”

回到团队交流的子胥,刚刚回到积极热情的状态。然而,小组中的所有学生都不理解另外三种方法。子胥显得非常焦虑。其他同伴表明他们无能为力,甚至更羞于表达自己。沉默片刻后,子胥似乎下定决心要说,“我只能去其他团体问!你先把这个方法抄在学习列表的黑板上。”说完,徐子轻轻地向这群学生走去。过了一会儿,我的儿子徐“从经文中学习”回来,得意洋洋地谈论这个假设的方法。当他谈到公式6 ÷ 4-2时,他仍然有点内疚,说,“为什么我不理解4-2?”

当我听到“我只能去其他小组问”的时候,我心里对他赞不绝口。子胥在群体中遇到麻烦时的勇敢行为令我感动,我感到惭愧的是,我几乎没有忍住不帮忙解释。回顾我的班级,班上有很多像紫旭这样的中学生。他们有机会表达这一点吗?我们是否为他们创造了安全、可靠和稳定的学习氛围?

在相互提问和补充的过程中,即使公式6 ÷ 4-2开始了讨论。听完学生们的解释后,子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也跟着儿子徐松了一口气,他终于明白了。

纵观全班,只有一个由老师设计的问题,外加一个练习。教学任务和进度是如何完成的?学习型社区的教育理念是“少即是多,慢即是快”。这样的班级并不努力跟上进度,也不在乎老师们谈论了多少话题。教师在简化学习内容后,更加注重从学生的角度进行学习设计,使学生能够独立思考,相互探索,有序表达自己。老师静静地听着每个学生的演讲,并且做好了链接和思考的工作。在被尊重和接受后,进入这样一个班级,一个人的心是温暖和舒适的,自然平静下来,进入学习状态。

事实上,真正的课堂和真正的学习都以学生的学习为中心,旨在促进学生的学习。教师只是学习的参与者、组织者、助手和推动者。

(作者单位为宁夏银川市兴庆区惠民实验小学)

《中国教师日报》,第四版,2019年9月25日

大发888娱乐 吉林快三 福建快三投注